????凌笑寒这一战打了很久,他大概也觉得够了,准备下一个人上来就借个机会下台。

????这时,一个一只眼蒙着眼罩的男人稳稳的落在了擂台上,他拿着一把大刀,那大刀的刀背窜了好几个铁环,看起来很重,却被他轻松的扛在肩上。

????最重要的是,他在大刀宽厚的刀面刻下了三个字云幽宗!

????这里是云幽宗的城镇,云幽宗的弟子在这里本就类似于土霸主,但能这么光明正大的在刀面刻下这三个字,足以说明此人不管是实力还是地位,在云幽宗都不会低。

????他上身还透着一股悍气,配那只独眼,更像是杀人越货的强盗。

????池鱼突然有了不太好的预感,她暗悔刚才自己太冲动了些,这里是云幽宗的地盘,他们要是被发现了,凌笑寒这样出去,等于撞到了枪口上。

????原本只是闹着玩,她也没想让凌笑寒真赢个头筹回来!

????谁知道他还是太出风头了,这不会让人给盯上了吧?

????独眼男子甩了下大刀,那大刀的铁环发出“哐啷哐啷”的声响。

????“有点本事嘛!”独眼男子侧头狞笑道,“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,一是加入我云幽宗,到时候不管你是要美人,还是要资源,我们都可以帮你实现,二嘛,就是来试试我这把铁环刀,它许久没见过血了。”

????似乎是为了证实自己有这个资本,独眼男子手中的大刀一震,就从他身上迸发出了强大的威压。

????池鱼身侧的拳头悄然握紧,此时感受到独眼男子释放出的威压,她也为凌笑寒捏了一把汗。

????以凌笑寒的性格,他可以直接主动下台,但被逼着下台就难以忍受了,而且就算他可以不要面子,但看对方那架势,也不会轻易放过凌笑寒。

????凌笑寒在那威压下,挺直了自己的脊梁,昂头说道“那就来看看,到底是谁的武器见谁的血!。”

????“果然是没喝过罚酒,不知道罚酒的滋味,那我就让你知道,不是我云幽宗的人,在这里就最好给我低调一点!”

????伴随着最后“点”字响起的,铁环“哐啷”声再次响起。

????大刀转眼间到了凌笑寒跟前,凌笑寒飘扬的头发还没碰到刀锋,就已经断裂飘落在地上了。

????只听“锵”的一声,黑煞枪终于出现了,架上了大刀。

????几乎在瞬间,碰撞的能量余波以两人为中心放射出去,四周看热闹的修士躲的躲,防御的防御。

????高老爷和高小姐也被护卫联手施展的防护罩保护了起来,至于几名伺候人的家丁,只能悄无声息的倒在了地上。

????大家的注意力,都放在了擂台上,身影交错的两人身上。

????那在高老爷眼里,这已经是坚不可摧的擂台,但此时一块一块或大或小的碎石却往外飞着,擂台更是逐渐被尘雾笼罩,渐渐看不清里面两人的身影了。

????池鱼在外面焦急的看着。

????之前的比试,高手都不稀罕出来,就算上了擂台,大部分也都只是抱着玩玩的性质。

????像这种一来就动真格的,这个独眼男子还是第一个。

????他这是打算为云幽宗立威吗?

???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