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哇塞,爸爸好厉害啊!我爱你!”

????女儿三口并做两口,将杯子里面的酸奶全部喝干净,“爸爸,我还是很爱你!”

????“乖,爸爸也爱你。”

????吴畏低头在女儿的额头上落下一枚吻,他眼睛一亮,忽然发现……

????吴畏忽然在女儿的额头上发现了一些不寻常的东西,那个东西亮晶晶的,似乎闪着微光,心眼儿倾听会发现里面散发着有些电波的那种似有似无的声音。

????走南闯北的吴畏怎么会不知道这个东西,这是专门用来定位的芯片。

????仔细想着,原来刚才在皮匠撤走的时候,她来到他身边,对吴畏说了几句话。

????应该也就是那说话的空隙,他将这定位的芯片放在了女儿的额头上,吴畏轻轻的触摸着那个芯片,轻轻一直接变成了芯片,揭了下来。

????将芯片取下来之后,并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,吴畏也没有很在意,继续看着女儿。

????也许当一个人真正失去的时候,他才会蜕变吧。

????我们每个人行走在世界上,都会经历许许多多的创伤的创伤会一直沉淀在我们心里,成为我们的心结。

????对于吴畏来说,他最看重的就是兄弟情谊,但是这也注定着他要为这种兄弟情谊所付出,非一般的代价来。

????有些时候,吴畏就感觉自己为了复仇而活。

????但实际上也正是这样,吴畏就是为了复仇而活。

????一个人若是没有了恨会变得怎样?

????吴畏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性格,他重情重义,拿的起却放不下,也注定了他将为感情所累,当刺耳的警笛声的时候,他才反应过来。

????他讨厌任何形式的东西,不是单纯的,因为讨厌,而是他惧怕了,在这个过程中的体验到的是无数的纠结与心酸,其实这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但是却因为人的存在而让事情变得无比复杂,勾心斗角,精心算计,可以说是最常见的状态。

????于是他走上了杀手这条道路,想用结束别人生命的这种手段,来结束掉自己的烦恼,他杀死别人,同时也好像在杀死自己,杀死自己那仅仅存留的一点良心。

????挣扎过,彷徨过,失意过,也无奈过,现在的吴畏的神经已经坚硬的如同大理石一般,他想都没想,抱起女儿边往屋外冲去。

????这是一场轰炸,吴畏跑着就看到了自己的兄弟躺在面前,肢体残缺,瞪着眼睛看,但是他已经死了,说不出话了。

????“大哥快走”又有一个人倒在了吴畏的面前,但是他却还担心着吴畏的安慰,第一个人死了,第二个第三个,越来越多的人倒在吴畏的面前,这是一场无差别的攻击,这些杀手虽然厉害,但毕竟是血肉之躯。

????从天上掉来的轰炸,让吴畏等人猝不及防,在这个地方可以说是他最后的隐藏基地了。本来吴畏在这个省份就没有多少的基地可以用来活动,现在更是好被人炸了个底朝天。

????凭借着自己的力量,吴畏绝对不会存活下来,于是他再次释放了体内的那种禁忌之力,黑色的烟雾在他头顶成形,帮他抵挡了所有的攻击,他抱着女儿,捂住她的眼睛,冷冷的看着上方不断滑落的石块,然后在黑色的屏障下滚落,漫天的尘土遮挡他的视线。

????轰炸大约持续了半个小时才停下,吴畏一直在这儿站了半个小时。

????这个秘密基地被炸的体无完肤,支离破碎,对此很纳闷,为什么对方能够调用如此密集的火力。

????要知道,华夏国可是号称为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,如果有人敢搞出这么大的动作而不被发现的话,那么只能是上面。

????真的是国安部的部长索菲吴畏,虽然这么怀疑,但是却没有直接的证据,他现在要考虑的就是如何逃出。

????女儿萌萌挣扎着推开吴畏的眼睛,看到周围的景象,不禁坐了下来。

????“爸爸,我们的家在哪儿?”萌萌问着吴畏,那双无辜的眼睛中写满了太多的心酸了。

????尤其是当两行清泪从萌萌的眼角滑落的时候,吴畏才知道自己让女儿经历了什么。

????这个世界上真的充满了太多的不公平,那么我们又该如何面对?是勇敢的反抗还是任由命运的波澜推动。

????吴畏轻轻地抚摸着女儿,然后反手在她脖子上一拍。

????天很快的就黑了,气温也凉了下来,吴畏将自己的大衣脱下来给女儿披上,然后背在自己的背上,飞速的朝夜墨最深处跑去。

????他知道自己要去哪,这很有可能是他的最后一次机会,也许他会败的一塌糊涂,也许他根本就没有取胜的机会,但是他的不想在疲于奔命了。

????这次他要倔强地反抗命运,暗夜小队的人有一种不知道去哪儿了,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安排好女儿的未来。

????一直以来,他和宙斯都是死对头,但是现在他竟然发现,最了解自己的就是自己的敌人。

????而自己的女儿也只能托付给神一般的构思,吴畏知道自己虽然厉害,智商也不差,但是自己却少了一些情感,如果说确切的话,他的情感更多的倾向于事业和兄弟,他虽然也爱自己的女儿,他虽然更爱自己的女儿,但是他心头却始终割舍不下自己的兄弟。

????说两者之间并不冲突,但是当两者同时失去的时候,他更担心的竟然是那些随着自己,出生入死,打打杀杀的暗夜小队的成员。

????他想倔强的反抗命运,当然单单的凭自己也是不行的,他必须取得别人的帮助,因为在这个世界上,一个人永远难以成就大事。

????他知道宙斯的习惯,因为每次他们出去做事都会提前选好藏身的地点,并且在周边做好记号,这一点都是一直没有变,吴畏同时也是抓住了宙斯的这个特点,但摸到了他的老婆,竟然就距离他的基地不远的距离。

????相隔不远,宙斯当然也目睹了过程的发生,他站在一处山头上,看着吴畏的基地被炸弹炸毁,那一刻,心里百感交集,到底是什么人能够运用这样大的力量来轰炸吴畏的基地,这背后到底是谁在推波助澜?难道吴畏发现了五岳门的秘密?

????这一切本来不复杂,但是吴畏竟然选择了放下成见,对于宙斯来说,又让他头疼一阵子了。

????宙斯的目光注视着吴畏朝自己的基地跑了过来,他从山丘上下来,安然的回到基地之中。

????这次他并不一定会帮助吴畏,因为他们都爱上了同一个女人,但是兄弟是什么?兄弟之情和那种男女之间的爱情真的冲突吗?他们是不是太狭隘了?有些事情并没有说清楚。

????所以宙斯还是选择等待吴畏,终于五分钟之后,吴畏来到了宙斯的基地,原来他们距离这么近,但是心却距离那么的远。

????吴畏轻轻的笨女儿放下来,女儿现在还昏迷不醒。

????两个人先是对视一眼,就仿佛一切都在昨昔一般,但是他们都已经长大了,已经成长了,和当初初入杀手圈子的楞头青不一样了。

????“你看到了?”

????“对,我看到了”

????两个人的话没有废话,他们说话一向简洁,用几个字就能代替一大篇无用的赘述。

????但是这又能说明什么?这又能代表什么?

????两个人的心还是隔着一层纱布,但是至于谁来说就不一定了,两个人都沉默如山,看着彼此,吴畏喉结动了动,还是将心中的话语说了出来,“这是我的女儿,萌萌。”

????“不错,挺漂亮的女儿。”

????宙斯回答道,并没有多说话。

????“以后就交给你帮我抚养了。”

????吴畏最后用手指轻轻的拂过女儿那完美无瑕的脸颊。

????“好的没问题。”

????宙斯说话仍然是简单凝练。

????……

????当天下了一场大暴雨,暴雨无穷无尽,紫色的霹雳在天空盘旋,像是一条欲火焚身的巨龙。

????吴畏走在山林里,任由雨水将自己浇成了落汤鸡,把女儿交给了宙斯,他现在已经毫无牵挂了。对于一个人来说,既然没有什么牵挂,那么他便可以放开手脚去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
????他现在要报仇,为自己的女人,为暗夜小队的所有成员报仇。

????他一步一步走着,不知道走了多久,但是实际上才用了一个小时,第二天2点钟的时候,吴畏就像一个醉鬼一样,站在了水神共工的基地前。

????这是一个别墅区都是水神共工买下来的,周围保安严密,而且身上都带着家伙,吴畏不怕,站在门前,轻轻的叩响大门。

????终于一个人出来了,手里牵着一条德国牧羊犬,身上穿着黑色的雨衣,似乎还戴着面罩,反正在这漆黑的夜里,让人看不清他的面孔,那人用冷冰冰像是锥子一般的语气问道,“到底还有什么事情?你来找我们老大又是来问事情的吧?”

????吴畏神经粗大,并没有考虑那个“又”字的含义,冷冷的说道,“我是来拿回我的东西的。”

????“什么东西?”那个保安虽然说的,但是我都无意的松了松牵狗的链子。

????吴畏一点儿都不害怕,淡淡的说道,“我是来取你们的姓名的,现在是我的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