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李青君还真的是在治疗……

????会这么迫不及待的开始动手,当然也是存有一些报复之意。只不过她想的是偷偷在居云岫床上吃了,一种隐隐然偷着乐的报复,可没打算让居云岫这么快回来看正戏的啊……

????你去见万道仙宫的人,来回也挺远吧,再坐坐喝杯茶,见见徒弟鼓励几句,这一来回也大半天了吧……

????这么快回来你是故意的吗?

????李青君羞愤莫名。

????居云岫更是羞愤莫名:“你躺我的床,盖我的被子,睡我的男人……然后居然还用一种很委屈的眼神看我?”

????李青君憋红着脸说不出话,居云岫也哽了一肚子话不知道怎么继续,秦弈僵着身子躺在那里,同样委屈。

????他完全是被动的……

????更要命的是功法运转到要紧关头,停了……

????停了……

????屋内一时安静。

????居云岫抽抽鼻子,略微冷静下来,仿佛也看出秦弈体内的气息运转,偏过脑袋撇嘴道:“我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?”

????真回答不是时候就完犊子了,师姐傲娇起来必定带着清茶跑得没影子了。

????秦弈一咬牙:“不,你来得正是时候!”

????说完突兀伸手,一把将居云岫扯了过来。

????居云岫没想到他已经能用出这么大力了,一时猝不及防,直栽到他身上。

????“你干嘛?”居云岫挣了一下:“真当我不敢揍你?”

????秦弈紧紧抱住她,卖萌央求道:“好师姐,这也是为了疗伤……”

????“你!无耻!荒淫无道!”

????秦弈委屈道:“师姐二话不说丢下我,如果一直能陪着我,我也不会受伤……”

????居云岫愣了一下,软了少许:“我……唔唔唔……”

????李青君看直了眼。

????还能这样的吗?

????说来也是,大家都那啥,自己也就没什么可羞愤的了吧……

????…………

????秦弈的伤当天就好了。

????比预计的三天三夜整整省下了两天。

????李青君算与他同级略低,居云岫比他级别高,二者一中和,居然还意外达到了“修行相当”的诡异层面。

????这一日双修,不仅养好了伤势,就连实力都快恢复大半了。

????只不过伤愈之后又添新伤,他被居云岫李青君联起手来,从山上丢了下去,沉在海里不许他上来。

????清茶站在树梢上手搭凉棚,远眺秦弈在海里沉浮的样子,忽然喊:“有鱼往师叔那里去了。”

????居云岫在和李青君下棋玩,头也不抬:“被咬掉最好。”

????“不是,师父,那是鲨鱼……”

????两人对视一眼,又低头下棋:“……没关系,他比鲨鱼凶残多了。”

????秦弈确实比鲨鱼凶残多了,那鲨鱼没两下就被他掀翻,揍得奄奄一息。

????清茶远远看着师叔骑在鲨鱼身上胖揍,惊叹不已。师叔这肉搏的力量,连鲨鱼都能轻轻松松摁着揍,师父那娇滴滴的怎么应付得了哦……

????秦弈此时确实是神清气爽,别说一条鲨鱼了,感觉来个晖阳大佬都能活活揍死。

????除了程程那次双身不算数,那只是一个人……这次居然意外的达成了两人……

????“病号”这种身份真好用,师姐和青君都不敢用力挣,生怕加重他的伤势,可能也有一点歉意与母性发作,结果就这么半推半就地成了。

????事先真是连想都不敢想。

????事后两人有什么恼怒就受着呗,挨揍也值。有一次就有第二次,说不定还有机会……

????但话说回来了,从这次的经历可以总结出一个重要的结论。

????光靠大汗淋漓左支右绌地应付修罗场是不行的,早晚要崩。男人自己要主动,要霸气,要能镇住妹子们才行啊……

????暗合了当初流苏说的,只要你够强,这些便都是理所当然。

????当然现在还不够强……还得靠卖惨博取同情来吃饭。

????但到真正够强的那一天,也不会很远了。

????秦弈觉得这次隐隐有所突破,无论是仗义救人力破危局对道心的影响,还是数番血战生死之间对武修的影响,乃至于炼化一界之灵对灵魂的锤炼,全都大有裨益。

????只要静修几日消化一二,再辅以双修和门的辅助,很可能几天内就能将仙武合丹双双突破至第七层,进入腾云后期的层面。

????这是一个很厉害的标志,要知道这次各宗大比,最强者都只有六层。也就是说腾云后期的门坎暂时没有同辈修士达成,居然要被他一个实际该算“晚辈”的抢先达成了。

????秦弈坐在半昏迷的鲨鱼身上,在海上随意飘着,抬头看向山巅。

????这次双修才发现,居云岫这两年多的提升也出乎意料的大。

????她居然达到了晖阳六层。要知道离开之时她只有四层,在晖阳层面来说,这两三年突破到六层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,两三百年都未必够,否则之前她也不会千年修行都只有晖阳四层了。

????可居然真在这短短两三年达到六层……

????怪不得虐那个晖阳大巫林如山如虐菜一样,除了画道难破之外,也是等级上存在碾压。

乐动体育网页版登入 ????当时她是道心处于崩溃边缘,出门游历是为了重拾道心,这可能是一种破而后立,特别重要?也可能是因为手持画道乾元的证道之画,那种直观的感悟与指引特别不同——那应该是可以让她直达乾元的东西,只是需要时间去积累和感悟。

????道修终究是更讲究一个勘与悟,不像武修这么明确的能量堆叠与身躯淬炼。

????若是这样的话,去探那画界指引之处的把握就更大了几分。

????只不过……秦弈低头看看戒指。

????棒棒才是本体啊,没它在总是心虚几分。

????也挺久的了,怎么还没醒?该不会出什么问题了吧?

????仿佛心有灵犀一般,戒指里忽然就钻出了一个小幽灵,瞪着他怒视。

????秦弈大喜:“棒棒,没事吧?”

????流苏怒道:“能有什么事?你们咿咿吖吖的吵死了,让不让人睡觉?”

????“那你反应有点迟钝啊,咿咿吖吖都结束这么久了……”

????“只是害我做梦!”流苏怒道:“我都很久没做梦了,烦。”

????秦弈一愣:“做了什么梦?”

????流苏白雾般的小身躯泛起了一点淡淡的粉红色,怒道:“不关你事。”

????秦弈倒也不追问,摸着下巴上下打量它:“所以你这是虚弱导致的做梦么?”

????“嗯……也没什么,不过是消耗得狠了点,能搞定血凛幽髓就不亏。”见秦弈不追问,流苏刚吁一口气,忽然又紧张起来:“可血凛幽髓呢?哪去了?”

????“在师姐的画界藏着,以免被人感知。”

????“师姐?找到她了啊?”流苏这才留意到秦弈的身子:“你怎么不穿衣服的?恶不恶心啊你?”

????“别说得跟没看过似的行吗?诶诶诶,你怎么又进去了,我有话问你啊!”

????“我晕针!”

????“我这是针吗你看清楚点,臭棒!”

????“呸,滚!”

????秦弈擦汗:“那个,我想给戒指设个禁制,除我自己外别人不能随便探的那种。但这样会不会影响到你出入?”

????流苏终于叹了口气:“你总算想到这个问题了啊……我总觉得再这么下去,光是摸你戒指,就能让那些女人全部打出狗脑子。”

????“你这意思是……不能设禁制?”

????流苏面无表情:“不能。否则我出入确实会受影响。”

????秦弈捂着额头,欲哭无泪。